移动版

逾28亿应收款压顶 森源电气遭监管14连问

发布时间:2020-05-19 07:21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森源电气(002358)曾多次因产品不合格被列入国家电网公司招标采购系统黑名单。最近一次被列入黑名单则是因为向评标专家“行贿金额3万以上,不满100万”。

来自深交所的14连问,将森源电气(002358.SZ)推至舆论聚光灯下。

5月12日盘后,深交所向森源电气下发问询函。在问询函中,深交所向森源电气提出14大问题,并要求其在5月2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

4月29日,森源电气发布了2019年的年报。数据显示,森源电气的营收、净利润均大幅下滑的同时,现金流量净额却意外大幅增长两倍多。

根据年报,2019年,森源电气实现营业收入16.27亿元,同比下降43.39%;归母净利润932.76万元,同比下降97.00%,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2019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

同日,森源电气还公布2020年一季报。一季度,森源电气实现营收2.7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36.18%;归母净利润为4177.48万元,较去年同期下滑93.41%。

一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森源电气前三大股东的总持股比例达36.96%,而前三大股东的股权均处于99%的高质押状态。

除此之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森源电气曾多次因产品不合格被列入国家电网公司招标采购系统黑名单。最近一次被列入黑名单则是因为向评标专家“行贿金额3万以上,不满100万”。

5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有关问题向森源电气发去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毛利率降低惹质疑

年报显示,森源电气在营收、净利润均大幅下滑的情况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居然高达13.5亿元,同比增长273.46%。

在5月8日举行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森源电气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赵巧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现金流量净额的大幅提升主要是由于“本年度加大应收账款回款力度以及本年度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增加所致”。

这一回复并不足以解答投资者们的疑惑。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森源电气结合产品销售情况、主要产品毛利率波动等情况说明报告期内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补充说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变动方向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此之外,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至四季度,森源电气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805.89万元、-764.36万元、1351.50万元和-5460.28万元。问询函要求结合相关损益确认情况说明公司主营业务是否具有季节性。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一季度至四季度,森源电气的营收并未体现出明显的季节性,分别为4.36亿元、3.6亿元、4.3亿元和3.96亿元。

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输变电产品营收12.08亿元,比2018年同期减少31.12%,环卫产业服务营收为2.71亿元,同比增长56.95%。这两大业务的营收约占总营收的91%。

“(森源电气)最主要的两大产品输变电(产品)和环卫产业(服务)都不是具有季节性的业务,但净利润差别这么大,挺匪夷所思的。”5月17日,熟悉能源行业的投资人赵亮(化名)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

问询函同时对其主营业务之一的输变电产品的毛利率提出的质疑。年报显示,输变电产品毛利率下降了9.67%。问询函要求补充披露输变电产品毛利率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对此,赵巧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原因主要是“本年度营业收入下降较大,同时固定资产未变化,固定成本(主要折旧、人工成本)不变使得单位成本增加,造成毛利率下降”。

庞大的应收账款

森源电气于2019年收购的森源环境成为问询函关注的另一个重点。

资料显示,森源环境主营业务包括环卫市场化服务和垃圾分类等固废处理业务。2019年9月,森源电气以5.5亿元现金的高溢价收购了森源环境100%股权。对此,森源集团和森源重工承诺森源环境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324.29万元、7968.35万元、1.143亿元。

作为业绩承诺的第一年,森源环境的业绩“刚刚好”达标。年报显示,2019年度,森源环境实现扣非后净利润5373.26万元,完成率为100.92%。

对此,深交所要求森源电气补充披露森源环境的业务模式和结算模式,说明是否存在为实现业绩承诺提前确认收入、关联方利息输送等不当盈余管理的情形。

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底,森源电气的货币资金余额为7.99亿元,短期借款余额23亿元,较期初减少18.33%;利息费用达1.34亿元,同比增长22.36%。

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短期借款减少而利息费用同比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森源电气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28.1亿元,占总资产总额的34.84%。

“2019年(森源电气的)应收账款就已达到公司营收的1.7倍。”5月16日,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能排除(应收账款里)可能存在水分或者是坏账的风险。”

与此同时,2017―2019年,森源电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还在逐年下降,分别为1.66、0.68和0.46。

对此,问询函要求森源电气说明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较大且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相应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谨慎。同时要求森源电气补充说明目前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过去几年,(森源电气)营收的增长主要是靠疯狂的扩张应收账款。通过这种无限制的垫付款项后,到了2019年没有钱再去垫付的时候,业务量自然就大幅下降了。”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大股东的高质押比例也令不少投资者感到忧虑。

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森源电气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是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楚金甫和河南隆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7.49%、12.59%和6.88%。前三大股东的质押比例均高达99%。

天眼查数据显示,楚金甫持有森源电气最大股东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79.55%的股份。

“高质押会带来许多风险,如果爆仓的话对股价的影响会很大。公司为了给大股东护盘,会出现许多不必要的动作,损耗公司的战略资源。”况玉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